嵇爾的吐槽

#没事画轮子的嵇尔不定期的(W)碎(E)碎(B)念(B)和(L)吐(O)槽(G)

动了个小手术 2019-01-27 15:15:00

碎碎念

发现上一篇文章居然是大半年前写的,看来越来越懒了。

其实期间我做了好多修改,比如评论系统已经弄的差不多了,但是总有不尽人如意的地方,所以一直没专门写文章说这个。

重新开始玩Minecraft,找了个很棒的服务器,有老朋友有新朋友,各种满意和敬佩,还和他们一起做了个地铁通,趁机把感兴趣很久的路径算法玩了一下(其实抄了一些)。

工作上换了个职位,感觉挺有意思的。

然后说说正题吧。

小手术

现在我正在没有电脑的环境下养病,所以只能用手机试一下能不能写完文章。

这是个小毛病,胃里长了个东西,6年前医生胃彩超说平滑肌瘤,良性随访就行。去年产假时,我鼓起勇气去做了一次随访,也就是做了一次胃镜,医生就建议我要不就切了吧。犹豫了一年左右,期间各种隔三差五的胃不舒服,终于去挂了个专家特需让切了。

预计住院4天。请假,入院前大吃大喝,真人CS,射箭,帮闺蜜的男朋友求婚,先把想做的事都做了。其实还是有点怕,所以还做了些奇怪的动作,比如把工作电脑留在公司,想万一我回不去了(什么鬼),不用让家人帮忙上交电脑了。这个事儿现在特后悔,后面再说。

入院第一天,抽血,吃饭,睡觉,活蹦乱跳。

入院第二天,抽血,禁食,各种饿,下午ESD手术。

ESD是个小手术,我不懂医学不过也是一顿猛查,不然太无聊了。

14点15进内镜室(我坚决不觉得那是手术室,因为隔壁就是各种做胃镜肠镜的诊室),我表示好冷啊。医生让家属拿来枕头被子,左侧卧,枕头夹在腿之间,被子盖好。我表示好怕怕哦。医生:“你就睡一觉就好了,医生都会帮你处理好的!”呼吸的口罩放我口鼻上,然后各种心电图贴片,氧饱和度夹好。麻醉帅医生不知道在捣鼓啥,我心里在纠结,他怎么还没把我麻倒。这时主刀医生说:“这个房间是好冷哦。”我带着口罩没法搭腔说是是是,然后3秒左右后天黑了……

忘记有没有做梦了,接着就听到有个男的扯着嗓子喊,醒醒。然后就恶心。挖!他们在我嘴里塞了啥?隐约听到有人说,再来一针阿托品???接着我又恶心了下。发现手能动了,我就用手捂住胸口,企图吸引医生的注意力,我好恶心哦哦。过了好久终于有人把我嘴里东西拿走了。眼睛还睁不开。睁开了我第一句话,现在几点了?17点多了。哎我怎么觉得胃没有一点痛的地方,手术真做了吗。接着就让家属给我看手术报告单,各种胃里面的照片,就和孙猴子在铁扇公主肚子一日游的纪念照一样,各种粉红的黏膜啊,蓝色的固有肌层啊,黄色的瘤体啊。略清醒后推回病房,禁食水。

晚上睡觉,各种背抽,和岔气一样,叫来护士帮忙把床抬高略缓解,护士说可能是体位性的。反正一直在量血压,真有大事,医生会来的。睡不太好,翻来覆去,各种姿势都不舒服。

入院第三天,禁食水,各种吊水。护士来问,背还抽吗,不舒服直接和医生说。住院医生巡查的时候吐槽了下背抽,他表示应该和胃没关系。下午主刀医生也来看了,也吐槽背抽,主刀说,胃窦部创口,可能会放射到背后的,好好休息就可以。傍晚肚子饿,胃咕咕叫的时候背跟着一起抽,顿时觉得主刀说得太有道理了。中午其实就可以进食冷流质,但是背抽,没敢吃。晚上开放流质,但是没去打米汤,只喝了点水。吊水吊到凌晨2-3点,各种钾输液好痛。后面直接睡着了,都不记得护士来帮我封闭留置针。晚上做梦梦到,家人一起吃牛肉寿司卷,我也吃了一些,突然醒悟我只能吃流质,顿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出血死了,一个机灵吓醒了。

入院第四天,流质。医院米汤挺好喝,就是喝的很慢,感觉胃承受不住。注意到来和我做心电图量血压的男生原来是实习护士,一直以为是医生。吊水太快的时候心怦怦跳,护士说你心脏不好吗?各种和病友阿姨及家属聊天。左床阿姨肠镜后一切都好,开心得直接脱了病号服换了自己的衣服。右床阿姨胰腺炎很恶心,她手术后还吐了胆汁,但一直告诉我她家乡空气多好,顶楼种了很多蔬菜水果。下午拔留置针,抱着小崽子在病房走廊晃悠了很久,被小熊用微信小视频拍下,惹得爸妈接二连三打电话说别抱孩子。活奔乱跳,无人陪夜。

第五天出院。

出院后

出院时没闹明白怎么收费,等精神好一些再计算。

回的娘家,没电脑玩。研究流质食谱。蛋羹肉汤藕粉果汁。各种咨询杭州小伙伴哪个牌子的藕粉好,结果他们都不知道。

吃了饭后就不太舒服,感觉胸口憋闷,必须安静躺下,感觉还不如医院里恢复得好。

只能再和领导请假。此时无限后悔工作电脑没带回家,不然就可以直接work from home了。

等病理报告,看看是异位胰腺还是间质瘤还是啥。

评论共